馬祖七日談(3)

義務役、專業軍官班、志願役

沒想到照個相也可以拿出來炒新聞,現在的記者真的沒什麼東西可以報了。我想以後空軍開放民眾參觀,是不是也該禁止民眾攜帶相機。

後來在ptt上看,還看到有人推文:一堆人員殺傷雷,反坦克地雷放在那哩,不是很危險嗎。

「孩子,那都是模型好嗎!」(突然想到下基地前,沒事還被叫去我們的二級場前,拿砂紙把人員殺傷雷跟反坦克地雷磨亮)。

提外話,當週週末做高鐵下南部時,還碰到該報導的劉姓輔導長(我其實不了解為什麼報紙要把人名都抖出來,這樣會比較熱嗎?)。

還是該位當事人主動叫的。不過看起來,當事人似乎事前也有所耳聞了。只能說,照顧了九十九個,惹到了一個,就是全盤皆輸。

最近上、下班,常常看到許多職業軍人在捷運站做招募,特別是西門區附近的國軍相關設施特多,所以也可以常常看到好幾位穿著軍便服的志願役,在做人才招募。

上次就看到一個女憲兵,對著一位看似大學生的女生在解說(洗腦!?),其實我很想對那位女大生說,當了國軍就不能把指甲塗的跟MM巧克力一樣囉!咪揪  *_^

還有想順便對以前幾位志願役同事說,人家都在西門町召募了,你們在馬祖靠電話,會招的更好嗎 XDDD

進入正題,身為基本連隊的行政,其實對義務役、志願役反而有另一方面的看法。基於目前還是徵兵募兵併行的體制下,軍隊裡可以簡單的分為義務役與志願役,

而志願役,其實還可以分為正期(從國、高中就開始唸軍校),以及插班生(這是我自己取的,其實就是唸到高中畢業後,入伍的社會青年。與大學畢業後,參加專業軍官班的軍官)。

義務役就沒什麼好說了,反正就是進來當一年的兵還國家債,做完一年拍拍屁股走人,退伍後可以換一張概有役畢的身分證,然後工作時可以跟同樣當過兵的同事,一起講那些亂七八糟的日子。

志願役就精采了,即便同樣是志願役,從高中甚至國中就開始唸軍校的正期生,與那些覺得自己混不下去,毅然決然投筆從戎的插班生,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就會有很大的差異。

此外,還可以發現另一個狀況就是,插班生老是想拍正期生馬屁,而正期生則是瞧不起那些插班生。為什麼我會下這樣的結論,起因於某次,我們的二老闆,心血來潮的在我辦完下個月薪餉發放後,進來我的辦公室跟我鬼扯,當然,也就會順便"翻閱"一下我的文件。當時我正巧整理完下個月的自存餉冊,而我們的二老闆也就順手把餉冊拿起來翻(其實我是可以要求他不要看,因為內部規定有提及,非相關承辦人不得翻閱,不過,我想我是不會這樣對老闆說話的)。用膝蓋想也知道,通常志願役把想冊拿來翻,就是想藉機比較薪水高低(當時我們連上的某位上士,在知道我辦完餉的那個禮拜,一定會藉故進來跟我哈拉,然後一樣是想看其他志願役的秘密)。

要比較自己跟其他志願役薪水的差異,其實很簡單,因為餉冊的編排順序為,以位階高低先排軍官→士官→士兵,各官階又先放志願役,在放義務役。回到剛剛講的,當時我們的二老闆看了第一面後,只說了一句話「嘖,受訓九個月就領這麼多。」

哈哈,他這句話真的很經典,短短的一句話,道出那些年了好幾年軍校,以前在學校被學長整到爆炸,好不容易敖下部隊,開始月領四、五萬又可以整兵的日子,偏偏國軍又積極推動專業軍官班制度。讓一切雜七雜八的死大學生,隨便考個幾科,受訓九個月,下部隊馬上官拜少尉,一樣領個四萬多。這樣的新制度,叫那些在軍校苦哈哈的正期生,情何以堪。

專業軍官班這套制度,應該是承自美國的做法。為了招募知識水準較高的好人才,軍隊到一般大學內招募初畢業的大學生。其實這樣的用意是不錯,只是台灣一般民眾對中華民國國軍的特殊情節,真正知識水準較高的大學生,會有那麼崇高的愛國理念,畢業後投身軍旅。也因為這樣,國軍改打薪資牌,月新4xK起跳(這真的很有吸引力),但動機不同,所獲得的結果也就迥然不同。

我在林口某後勤學校受專長訊時,碰到的是當年度醫勤專長的專業軍官班,大部分都是應屆大學畢業生,前年的九月份入伍,再受訓一個月就準備分發到各單位服務。當時睡在我旁邊的,剛好是某醫技畢業的學生,可能是因為比我早七個月入伍吧(我當時才入伍一個多月),所以看到我總是學弟、學弟的叫著。其實我心裡想的是,去年畢業前在學校擔任助教,大學部的學生看到我還要恭敬的叫助教,現在被一個大學部學生叫學弟!

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下部隊後一個月,連上也來了一位專業軍官班出身的少尉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訓九個月,在學校被灌輸了很奇怪的階級觀念,有時候不免會感受到這位少尉的官威很大,但有時又不脫大學剛畢業的稚氣。會這樣說,是因為基地訓練期間,這位少尉"以為"某位弟兄多撈了一碗甜湯,當場把這位弟兄告誡了一頓,可能這位弟兄自覺受辱,被人污陷了,當場就回嘴了。然後你就看到一個軍官跟一個一兵,爭論一碗甜湯。那位弟兄跟我同年,而這個專軍班的少尉則小我們兩歲。現在其實我會很想對他說,小朋友,只不過是一碗甜湯而已,有很過分嗎?
當天晚上遞簽呈給我老闆時,還聽到老闆邊笑邊對我們伙房說,以後甜湯多煮點,不要讓一個排長跟一個兵為了一碗甜湯吵架。唉,專業軍官班…..

其實唸了好幾年軍校出來正期生,腦包的程度更勝一籌,離如某次我進了總部號稱最和樂的政戰部門,當時因為一份加菜金的核銷,該為政戰長官要我當天就把核銷資料給他。當時已經下午四點多了,我對那位長官說,就算我弄好了,晚上我也沒辦法走上來。當時他回我一句話,霎時讓我體會到什麼叫做:「何不食肉哉?」

不能走上來,那你就騎機車上來呀!

唉,志願役….
(編按:白痴,你不知道總部規定,義務役在防區不能騎機車嗎….)

其實志願役也是有很多很好的,只是,那些黑鴉鴉的志願役,總是把事情弄得更糟罷了。

只能說,國軍的志願役體只弄得太複雜,許多事情跟一開始的出發點有很大的差別,那些用意良好的目標值,結果和做法總是讓人搖頭。

最後提個小八卦,其實不算是八卦,只是一些公開但大家不知道的事。年初和以前考研究所時認識的幾位同學吃飯,有一位現在在在天大地大xx大人資所唸Ph D。他說國軍很多的人力培訓方案,其實都是委由民間大學規劃,外包給像是人力資源專長的教授進行規劃,不用想也知道,這些case到頭來還是落到研究生的身上。我這位同學據說也有接過幾個case。八卦的點是,這位唸Ph D的同學,因為近視破千,所以只是一個十二天的國民兵。所以….原來中華民國國軍的培訓案,是由一個當過十二天軍人的研究員寫的。(聽說他最近又有摽到其他國軍的案子)。那國防管理學院的學生,都在幹嘛呢?

廣告

About Sean, Hsia

我來自花蓮,太陽升起的地方
本篇發表於 胡言亂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