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七日談(1)

算一算,到我上班的當天往前推算到我去年入伍的時間,剛好是一年。

也就是說,如果親愛的參一大人沒有給我一個月軍訓抵免的話,我退伍當天剛好就去上班 XD

本來我想把標題定為我在馬祖的那些日子,不過我看ptt上最近都在寫我在xx的那些日子,就覺得太落俗套了。

所以就來寫個馬祖七日談吧,但是我並沒有打算寫剛七篇相關的文章,只是說我會寫一系列的東西,至於幾篇就看心情吧。

一直到抽籤那天,我都篤定自己應該會留在偏遠的花東地區吧。沒想到在新訓中心時,因為可愛的教育班長對我說:

「戶抽只限外島地區噢!所以我就歡樂的,抽到前線了」

看你抽到外島,大家都會說,不要難過啦,外島涼啊,沒什麼事啊。如果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兵的話,這樣的鬼話我還可以相信,偏偏我愛慕虛榮,跑去考了

預備士官,然後又選了加班到死不償命的預財士。本來就是有龐大業務的行政工作,難不成外島部隊都不用辦餉、吃飯、買東西嗎?所以說外島很涼的這種話,

以後就不要跟我說了。

在下部隊前,我一直不知道預財士在部隊被叫做行政,明明就是預財士,幹嘛不叫預財呢?難到軍械士大家會叫槍砲嗎?連長會叫老闆嗎?

所以我剛到部隊時,一直被一個中尉志願役排長狂釘,有一次他還突然問我說:「說,你是不是行政?」(緣由我就忘了),我當時還理直氣壯的跟他說:

「行政?那什麼東西,我可是預財士耶!」,話說那個中尉排長看這我,也沒多說什麼了,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他當時的心態跟想法是什麼?

btw,關於那位中尉排長,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,不過我可以說一下他的無名(一個中尉在用無名,哈哈,就像一個上尉連長在玩天堂II一樣,我的老天爺啊)

的帳號是「永遠愛X」(請用英文),老實說我整個就是覺得俗到不行的有力,真是直接反應出他的思維。

老實說我覺得在下部隊前,一切的看法都是:好傻好天真。

下部隊中間的那段調適期,就是:嘖,我怎麼會那麼命苦。

老了以後或者待退期間,就是:飄啊飄啊,每天都又悶又爽。

我認識的歷屆參一,都會跟我說,做業務的就會跟連上長官特別好。但對我來說,當預財士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我們隨時要保持獨立原則

(突然想到公司給我看的那二十多頁關於會計從業人員的獨立性規定Orz)。在營區內,我們替連長處理財務業務,但我們並不對連長負責,相對的,我們監督連長

並對我們的上級單位指揮部內的主計組長官負責。也就是說,我們班連長做事但我們也監督他。所以一般來說,我們跟連長都處於一拉一扯的關係。

反正呢,就是有時我們幫連長達到他想要的,但有時,我們有會禁止他做出他的越矩行為。

不過說真的,我在擔任預財士的工作期間,執行前者任務的成分比較大就是了。

我還記得某位財務官對我說,看你在基地期間做的餉冊,就知道你對你們連長還真是忠心啊。(嘖,我可是冒著被XX的心態,來執行連長賦予我的任務)。

突然想不到還有打什麼,明天要出外勤了。先睡覺。反正七日談嘛,慢慢在寫

廣告

About Sean, Hsia

我來自花蓮,太陽升起的地方
本篇發表於 旅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