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覺

最近可以在12點前上床睡覺,但Night-terror的狀況卻持續的發作,或許快兩週了。十二點上床,通常值在兩點or三點左右,或有呼吸喘不過來,或者要大喊才能換氣的感覺,然後醒來看著四周與手錶,我還可以很確定自己剛剛確實大叫了一聲,儘管距離我三公尺的夏小清,還在歡樂的打呼著。根據父親大人的“休息一下就好”來診斷的話,我應該要去看腦神經or Psychiatric二科。不過…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我又習慣戴著手錶睡覺了。妳一定會說,戴著手錶睡覺不好。看來真的是這樣吧,因為現在我的手錶在零晨四點左右發出電波來對時。

今天Yahoo!新聞的健康版寫著「腸胃不適者 多數睡眠品質差」,但是看到最後我反而在想,到底是因為睡眠品質差,所以腸胃才會糟。還是腸胃狀況不好,睡眠品質進而也被影響。

今天的聖誕歌曲每一首唱的都糟的要命,整個就是無法進入狀況。看著學弟妹僵硬的表情,社課結束後,似乎還聽到大家對於一些狀況的抱怨。我只是靜靜的看著,但心裡卻想著,過了幾年後或許你們就會有不同的想法了。又想到,或許以前我在帶唱時,社員們下課後也在外面小聲的念我吧,哈哈。

回市區時,或許是隱形眼鏡帶太久了,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在大霧中開車一樣,不過我還是很享受那種,無法測量與前車距離,卻保持著時速80KM/h的快感。就像大口喝著碳酸飲料,刺激著喉嚨卻又覺得很暢快的感覺吧,或說我很久很久沒喝過碳酸飲料了。

整個上午都在跑來跑去,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。下午看書看到一半,母親的Sony VAIO CS16 粉紅款到店了,本來對新NB應該是很有興趣的我,最後決定還是提早去學校練唱吧!拿NB,明天再說吧。

有時候我也想不透,為什麼心裡想的,嘴巴上說的,手去做的,都不一樣呢?不高興的內心,說著我現在沒事很好,然後繼續做著每天該完成的行程工作。那個讓我最受不了的怪人,那個人就是我呀!期待著他人的關心,說著我會堅強,然後又苦悶的過完一天。我曾問過夏小清,為什麼總是會遇到這樣的一群,夏小清一邊神清氣爽著打著太極拳第二十六式,一邊緩緩的說:或許你讓他們覺得安心吧!但也可能是…

我現在想著,另一段沒說出口的,也可能是 “正因為我也是這樣子的”

更新了很久沒用到的嘉義公車時刻表,看了一下新的高鐵優惠方案,以及太保站附近的MRT專車,也查了中正的校友優惠方案。我一直以為沒有什麼自己不能面對的,但其實我一直都在錯誤中。這一次,我卻判定自己真的無法面對了。

嘴巴說:我知道連神明也會告訴我,施主,這要靠你自己。心裡想著:難道都沒有人要回應我嗎?手上能做的:等著時間走下去吧!

var 心情

if 心情 = X {} else {}

廣告

About Sean, Hsia

我來自花蓮,太陽升起的地方
本篇發表於 胡言亂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