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y the world doesn’t need superman?

Lois Lane 用了這篇文章獲得了普立茲獎。

先不論文章內容。反之真正令人好奇的是,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,Lois的心情是甚麼呢?
而Lois又可想過,當曾經拯救她無數次,甚至又曾經是相戀過的超人,看到這篇文章時,那種五味雜陳的心情,Lois有是否能事先體會呢?

或許正如大家所討論的,Lois所要表達的不單單是告訴眾人 world doesn’t need superman。進一步的,她也想告訴超人「 This world doesn’t need superman,me either!

世界末日這一年唯一的文章,而我最要好(也是唯一)的損友即將邁入3X大關。
當他告訴我,最近所發生的事情,剛好能用 “Why the world doesn’t need superman?" 這句話來小結時。我只能說,是真的很悶啦!但我還想說的是:

即便地球上的某個人可能不需要你,但請記得某個角落還是有一群人需要你。
所以,請繼續用大無畏的心,全力地拯救世界末日吧!!!!

最後最後,我說親愛的損友呀,你是不是該換個偶像了,像是James Bond之類的,至少還有幾個龐德女郎。選個超人當偶像,每次只會落得:這樣讓我壓力很大 的下場。
哈哈哈,那你說…
我這樣有讓你壓力很大嗎?壓力有很大嗎? XDDDDDD

張貼在 胡言亂語 | 標記 | 發表留言

fAREwEll

從開啟Notes的第一天起到今日,短短的六百多天。

我的信箱裡,幾乎已經累積20封了吧我想。
我指的是同事們的farewell mail
每每看到這個信件標題時,我總不免地試著去揣測老大們的心情。

是在上班時間,一手抓著Starbucks,一手拖曳滑鼠。用著比看財報數字更快的速度,迅速掃過一個可能一季財報都講不上一句話的staff所寫的離職信。

亦或在下班時間,用著貌似平靜卻又萬分不捨的心情,看著那一字一句的工作感言與祝福…

但,那到底是甚麼樣的心情呢?

赫然回想起大學的社團生涯,帶領著社團首次參加大型聯合晚會後,看著一封封對我道別的信件,總是抱持著「這是個人自由意識選擇」想法的我,突然迷惑了起來。「是不是太輕易地就放手了呢?」、「群體目標難道無法成為個人目標嗎?」,但也可能是「人生不該只有工作。」

但今日的我角度又不同、看法也不同了。那麼,

到底是甚麼樣的心情呢?

我總不免地試著去揣測。。。

張貼在 胡言亂語, 工作進度 | 標記 | 發表留言

馬祖七日談(3)

義務役、專業軍官班、志願役

沒想到照個相也可以拿出來炒新聞,現在的記者真的沒什麼東西可以報了。我想以後空軍開放民眾參觀,是不是也該禁止民眾攜帶相機。

後來在ptt上看,還看到有人推文:一堆人員殺傷雷,反坦克地雷放在那哩,不是很危險嗎。

「孩子,那都是模型好嗎!」(突然想到下基地前,沒事還被叫去我們的二級場前,拿砂紙把人員殺傷雷跟反坦克地雷磨亮)。

提外話,當週週末做高鐵下南部時,還碰到該報導的劉姓輔導長(我其實不了解為什麼報紙要把人名都抖出來,這樣會比較熱嗎?)。

還是該位當事人主動叫的。不過看起來,當事人似乎事前也有所耳聞了。只能說,照顧了九十九個,惹到了一個,就是全盤皆輸。

最近上、下班,常常看到許多職業軍人在捷運站做招募,特別是西門區附近的國軍相關設施特多,所以也可以常常看到好幾位穿著軍便服的志願役,在做人才招募。

上次就看到一個女憲兵,對著一位看似大學生的女生在解說(洗腦!?),其實我很想對那位女大生說,當了國軍就不能把指甲塗的跟MM巧克力一樣囉!咪揪  *_^

還有想順便對以前幾位志願役同事說,人家都在西門町召募了,你們在馬祖靠電話,會招的更好嗎 XDDD

進入正題,身為基本連隊的行政,其實對義務役、志願役反而有另一方面的看法。基於目前還是徵兵募兵併行的體制下,軍隊裡可以簡單的分為義務役與志願役,

而志願役,其實還可以分為正期(從國、高中就開始唸軍校),以及插班生(這是我自己取的,其實就是唸到高中畢業後,入伍的社會青年。與大學畢業後,參加專業軍官班的軍官)。

義務役就沒什麼好說了,反正就是進來當一年的兵還國家債,做完一年拍拍屁股走人,退伍後可以換一張概有役畢的身分證,然後工作時可以跟同樣當過兵的同事,一起講那些亂七八糟的日子。

志願役就精采了,即便同樣是志願役,從高中甚至國中就開始唸軍校的正期生,與那些覺得自己混不下去,毅然決然投筆從戎的插班生,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就會有很大的差異。

此外,還可以發現另一個狀況就是,插班生老是想拍正期生馬屁,而正期生則是瞧不起那些插班生。為什麼我會下這樣的結論,起因於某次,我們的二老闆,心血來潮的在我辦完下個月薪餉發放後,進來我的辦公室跟我鬼扯,當然,也就會順便"翻閱"一下我的文件。當時我正巧整理完下個月的自存餉冊,而我們的二老闆也就順手把餉冊拿起來翻(其實我是可以要求他不要看,因為內部規定有提及,非相關承辦人不得翻閱,不過,我想我是不會這樣對老闆說話的)。用膝蓋想也知道,通常志願役把想冊拿來翻,就是想藉機比較薪水高低(當時我們連上的某位上士,在知道我辦完餉的那個禮拜,一定會藉故進來跟我哈拉,然後一樣是想看其他志願役的秘密)。

要比較自己跟其他志願役薪水的差異,其實很簡單,因為餉冊的編排順序為,以位階高低先排軍官→士官→士兵,各官階又先放志願役,在放義務役。回到剛剛講的,當時我們的二老闆看了第一面後,只說了一句話「嘖,受訓九個月就領這麼多。」

哈哈,他這句話真的很經典,短短的一句話,道出那些年了好幾年軍校,以前在學校被學長整到爆炸,好不容易敖下部隊,開始月領四、五萬又可以整兵的日子,偏偏國軍又積極推動專業軍官班制度。讓一切雜七雜八的死大學生,隨便考個幾科,受訓九個月,下部隊馬上官拜少尉,一樣領個四萬多。這樣的新制度,叫那些在軍校苦哈哈的正期生,情何以堪。

專業軍官班這套制度,應該是承自美國的做法。為了招募知識水準較高的好人才,軍隊到一般大學內招募初畢業的大學生。其實這樣的用意是不錯,只是台灣一般民眾對中華民國國軍的特殊情節,真正知識水準較高的大學生,會有那麼崇高的愛國理念,畢業後投身軍旅。也因為這樣,國軍改打薪資牌,月新4xK起跳(這真的很有吸引力),但動機不同,所獲得的結果也就迥然不同。

我在林口某後勤學校受專長訊時,碰到的是當年度醫勤專長的專業軍官班,大部分都是應屆大學畢業生,前年的九月份入伍,再受訓一個月就準備分發到各單位服務。當時睡在我旁邊的,剛好是某醫技畢業的學生,可能是因為比我早七個月入伍吧(我當時才入伍一個多月),所以看到我總是學弟、學弟的叫著。其實我心裡想的是,去年畢業前在學校擔任助教,大學部的學生看到我還要恭敬的叫助教,現在被一個大學部學生叫學弟!

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下部隊後一個月,連上也來了一位專業軍官班出身的少尉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訓九個月,在學校被灌輸了很奇怪的階級觀念,有時候不免會感受到這位少尉的官威很大,但有時又不脫大學剛畢業的稚氣。會這樣說,是因為基地訓練期間,這位少尉"以為"某位弟兄多撈了一碗甜湯,當場把這位弟兄告誡了一頓,可能這位弟兄自覺受辱,被人污陷了,當場就回嘴了。然後你就看到一個軍官跟一個一兵,爭論一碗甜湯。那位弟兄跟我同年,而這個專軍班的少尉則小我們兩歲。現在其實我會很想對他說,小朋友,只不過是一碗甜湯而已,有很過分嗎?
當天晚上遞簽呈給我老闆時,還聽到老闆邊笑邊對我們伙房說,以後甜湯多煮點,不要讓一個排長跟一個兵為了一碗甜湯吵架。唉,專業軍官班…..

其實唸了好幾年軍校出來正期生,腦包的程度更勝一籌,離如某次我進了總部號稱最和樂的政戰部門,當時因為一份加菜金的核銷,該為政戰長官要我當天就把核銷資料給他。當時已經下午四點多了,我對那位長官說,就算我弄好了,晚上我也沒辦法走上來。當時他回我一句話,霎時讓我體會到什麼叫做:「何不食肉哉?」

不能走上來,那你就騎機車上來呀!

唉,志願役….
(編按:白痴,你不知道總部規定,義務役在防區不能騎機車嗎….)

其實志願役也是有很多很好的,只是,那些黑鴉鴉的志願役,總是把事情弄得更糟罷了。

只能說,國軍的志願役體只弄得太複雜,許多事情跟一開始的出發點有很大的差別,那些用意良好的目標值,結果和做法總是讓人搖頭。

最後提個小八卦,其實不算是八卦,只是一些公開但大家不知道的事。年初和以前考研究所時認識的幾位同學吃飯,有一位現在在在天大地大xx大人資所唸Ph D。他說國軍很多的人力培訓方案,其實都是委由民間大學規劃,外包給像是人力資源專長的教授進行規劃,不用想也知道,這些case到頭來還是落到研究生的身上。我這位同學據說也有接過幾個case。八卦的點是,這位唸Ph D的同學,因為近視破千,所以只是一個十二天的國民兵。所以….原來中華民國國軍的培訓案,是由一個當過十二天軍人的研究員寫的。(聽說他最近又有摽到其他國軍的案子)。那國防管理學院的學生,都在幹嘛呢?

張貼在 胡言亂語 | 發表留言

馬祖七日談(2)

因為響應太熱烈了。(哈哈,其實是我自己在搞怪) 所以趁著還有一點記憶的時候,在寫寫其它事情吧。

關於行政這個工作,記得下部隊的第n天後。連長就要求以後由我來遞簽呈給連長(意思是說要賦予我師父其它的任務(Ex: 搭直昇機回台灣之類的XDDD)?這我就不知道,但是基本上我到部時,我學長也才剛破百。反之,我正式有徒弟的時候,我都破月了。關於這部分,我就不便多發表意見了)
某天我們連長(接下來就都以老闆來稱謂好了),在我剛請示入內後,老闆只說了:「人事跟行政,是我的左右手啊,所以不要把老闆當老闆。」其實我那時候並沒有多想什麼。老闆不當老闆?那要當什麼。不過在我學長退伍,輪我全權掌握行政業務時,我才對老闆當初語重心長的這句話,有了那麼一丁點的了解。

其實剛開始擔任預財士的時候,對這個工做多少有點抱怨。譬如許多額外的自付額(公車費、影印費、轉帳費、還有備抵呆帳。嘖…..),睡覺時間不定(人家喊床前就定位時,我才準備要去遞簽呈),在部隊裡還是要follow大家的課表(這點無可厚非,只是我真的很受不了一天九次的點名[*註一]),另外最麻煩的,就是跟$$有關的大事了。

預財士不跟$$有關,難道要跟彈藥有關嗎?所以我才特別定義"大事"。所謂的大事,基本上可以分為兩類,一類是薪水(包括外島加與外島副食費),另外一個就是專案申請經費。

薪水

掌管這個,可以說是掌管整個連隊的命脈。薪水發不出來,連隊可能會暴動吧!記得我第一次全權辦餉時,師傅上直昇機後送台灣了(這又是另一個故事)。偏偏我當週我又遇到號稱killer的C姓排長。我還記得那週我內務已經扣達五點(滿六點去時鐘前全副武裝罰站半小時 XDDD),那週我還吞掉了14顆胃藥(一天兩顆吧)。被排到02-04安全士官那天,在行政室加班到12點半,然後跟上班安官說,0130到行政室叫我起床吧。哈哈第一次辦餉真的是一種難忘的經驗,記得我還有去詢問老闆可否讓師父回來指導辦餉,結果老闆抬了頭,只跟我說了兩個字「加油」。就繼續批閱他的公文沒再理我了。

在外島辦餉有兩個最麻煩的,就是外島加給與副食加給。而這兩者,大概只有志願役最care。為什麼呢?因為志願役外島加給是9500,而志願役要自行負擔一部分的副食費。偏偏志願役三不五時就回台灣受訓。這時就會產生兩個問題:1.依照規定,離開艱苦地區(意指馬祖)超過30日,自隔日起停發外島加給,至返回艱苦地區,使可恢復發放。2.受訓的搭伙費,通常由受訓學生先行繳費,待領去伙食團領據後,再回原單位申請。此外,離開艱苦地區當日,即應停發外島副食加給。

所以呢!每次到了辦餉,我跟參一就會互相搞到歇斯底里(我承認我歇斯底里的部分多一點),在那邊算每個志願役到底離開馬祖多少天了。後來我發現,真正遵守前面那個30天規定的連隊其實不多,況且大家對這個30天的定義都有歧見(就連科班出來的財務官,也不一定搞清楚30天要怎麼算,所以每換一次財務官,可能就要重新跟財務官討論這個問題,如果橋不好的話,就會跟我徒弟一樣可憐….)。某次問到某部隊預財士,他根本就不管你30天還31天,離馬那天外島加:停發。外島副食費:停發。通通都停發。這樣的算法,他們志願役還不會暴動我就很好奇怎麼做到的。(像我們連上某號稱190的志願役,某次被我停發了快兩個月的外島加,竟然跟我說再不補外島加給他的話,他就要跑路了。題外話,一開始聽到大家用台語喊他「佰九」,我聽起來,就像是某種動物的感覺-霸狗。哈哈) 伙食費,又是另一個傳奇故事了,但是我實在很懶的在講這個故事,只能說…國軍的伙食費,真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東西。

專案申請經費

前面提到另一項讓我很頭大的,就是這個專案經費申請。特別是在我們下基地期間,我老闆大概想要錢想到瘋了,甚麼鬼經費都要我去申請。比較不為人知的一面是,到底這些經費申請,有沒有標準與流程,連我自己都很不敢確定。只能說到了後期(退伍前三個月),遇到這類經費申請,要我在呈文的承辦人上面,寫上我的名字,我都要再三考慮了,更遑論要我拿出我的職銜章來蓋。關於專案申請經費這件事,我還被我們的人事部門(業務士應該都知道人事部門的人事主管是誰吧)抓去談了好幾次。某此也半夜接到島上號稱黑到不行的連隊預財士打來,詢問我到底要怎麼處理這類的專案申請經費,因為那位苦主快退伍了,根本就不想去碰這個,偏偏他老闆也是想錢想瘋了。本來那位仁兄還氣宇軒昂的堅持,甚至搞到總部的主計組,跟主計官討論。但仍敵不過他老闆的施壓,一頭栽進這黑漆漆的專案經費申請裡。
但我個人認為,主計組那位主計官的一句話,才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事後轉述某主計官對那位苦主說的話。主計官:「你不要那麼堅持嘛。你看(攤開了一份文件)工仔連的行政也是這樣做啊!」我:「……….」

打了好多廢話。第三日來談談,志願役、義務役,與不倫不類的專業軍官吧! *註一:一天點名九次,可能言過其實。但是我們一天會點名得時機點,羅列如下:早起床後,吃早餐前,早餐吃完後。->中午前計累積三次吃中餐前,睡午覺後。->下午運動前計累積五次下午運動前,吃晚餐前,洗完澡後。->晚上就寢前累積八次 那還有一次呢?那一次。可能在很多地方,例如:有人心情不好,沒事想把大家抓來罵罵。某樣重達3KG的物體,憑空消失了,結果是自己人在玩躲貓貓。某人上廁所發現太臭了,集合大家來看。某人覺得打飯時間大家都在裝死不去打飯,把大家全部叫去餐廳打飯。總之呢,這個最後一次的集合點非常微妙,而且各式各樣的理由跟鳥事都有。總結來說,一天集合九次的意義到底在哪?這是我自始至終所想不透的。

馬祖七日談(2)

張貼在 胡言亂語 | 發表留言

馬祖七日談(1)

算一算,到我上班的當天往前推算到我去年入伍的時間,剛好是一年。

也就是說,如果親愛的參一大人沒有給我一個月軍訓抵免的話,我退伍當天剛好就去上班 😄

本來我想把標題定為我在馬祖的那些日子,不過我看ptt上最近都在寫我在xx的那些日子,就覺得太落俗套了。

所以就來寫個馬祖七日談吧,但是我並沒有打算寫剛七篇相關的文章,只是說我會寫一系列的東西,至於幾篇就看心情吧。

一直到抽籤那天,我都篤定自己應該會留在偏遠的花東地區吧。沒想到在新訓中心時,因為可愛的教育班長對我說:

「戶抽只限外島地區噢!所以我就歡樂的,抽到前線了」

看你抽到外島,大家都會說,不要難過啦,外島涼啊,沒什麼事啊。如果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兵的話,這樣的鬼話我還可以相信,偏偏我愛慕虛榮,跑去考了

預備士官,然後又選了加班到死不償命的預財士。本來就是有龐大業務的行政工作,難不成外島部隊都不用辦餉、吃飯、買東西嗎?所以說外島很涼的這種話,

以後就不要跟我說了。

在下部隊前,我一直不知道預財士在部隊被叫做行政,明明就是預財士,幹嘛不叫預財呢?難到軍械士大家會叫槍砲嗎?連長會叫老闆嗎?

所以我剛到部隊時,一直被一個中尉志願役排長狂釘,有一次他還突然問我說:「說,你是不是行政?」(緣由我就忘了),我當時還理直氣壯的跟他說:

「行政?那什麼東西,我可是預財士耶!」,話說那個中尉排長看這我,也沒多說什麼了,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他當時的心態跟想法是什麼?

btw,關於那位中尉排長,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,不過我可以說一下他的無名(一個中尉在用無名,哈哈,就像一個上尉連長在玩天堂II一樣,我的老天爺啊)

的帳號是「永遠愛X」(請用英文),老實說我整個就是覺得俗到不行的有力,真是直接反應出他的思維。

老實說我覺得在下部隊前,一切的看法都是:好傻好天真。

下部隊中間的那段調適期,就是:嘖,我怎麼會那麼命苦。

老了以後或者待退期間,就是:飄啊飄啊,每天都又悶又爽。

我認識的歷屆參一,都會跟我說,做業務的就會跟連上長官特別好。但對我來說,當預財士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我們隨時要保持獨立原則

(突然想到公司給我看的那二十多頁關於會計從業人員的獨立性規定Orz)。在營區內,我們替連長處理財務業務,但我們並不對連長負責,相對的,我們監督連長

並對我們的上級單位指揮部內的主計組長官負責。也就是說,我們班連長做事但我們也監督他。所以一般來說,我們跟連長都處於一拉一扯的關係。

反正呢,就是有時我們幫連長達到他想要的,但有時,我們有會禁止他做出他的越矩行為。

不過說真的,我在擔任預財士的工作期間,執行前者任務的成分比較大就是了。

我還記得某位財務官對我說,看你在基地期間做的餉冊,就知道你對你們連長還真是忠心啊。(嘖,我可是冒著被XX的心態,來執行連長賦予我的任務)。

突然想不到還有打什麼,明天要出外勤了。先睡覺。反正七日談嘛,慢慢在寫

張貼在 旅行 | 發表留言

0611&0618大兵日記

在馬祖待了將近兩個半月,終於返台了。還記得剛返台的第一天,其實有那麼一點的不真實,早上五點半起來,跟著大家唱歌答數。晚餐時,進餐廳不用點名,不用趕著去洗澡,不用床前就定位。老實說,剛返台的前幾天,還真的有那麼一點的不習慣。

這幾天在電子佈告欄上,看到許多人都在討論志願役跟義務役的關係,連續討論了好幾篇,其實話題都不離工作量與薪水是否有成正比。這讓我想到同樣也在服役的大學好友m君對我說的, “領不一樣的薪水,工作內容當然要不一樣,暫且撇開工作內容是否有差。志願役與義務役對立的真正問題是,領不同的薪水,卻是一樣的心態。”不過心態真是一種微妙的東西,我指得是,有時候我們也會疑惑,到底什麼樣的心態,才是符合我們的身分,抑或只是代表我們對他人眼光在意程度上的差異呢?

本來今天就該返馬了,不過因為上次的延航,所以返馬日也晚了一天。這次兩個禮拜的假,其實真的很長。朋友也都說,怎麼放那麼久的假呀,真好耶,我就會反問:你想要工作兩個半月,放十四天的假,還是每週放兩天的假?朋友們通常就噤口不言了。這兩個禮拜做了什麼呢?仔細想想,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去了哪裡?玩了什麼?約了哪些人?我只想到,接下來接近三個月的時間,將要在馬祖度過了。下一次回花蓮,就是暑假結束的時候了。總覺得暑假沒在花蓮待個幾天,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。我也突然想起,一梯的考選預士們,在過不到兩週的時間就要退伍了,而二梯的考選預士也以破百多日。我又突然想到,已經跟弟弟約定好,等我退伍後,要一起在繁榮的台北國找個地方住。

張貼在 沒有分類 | 發表留言

我在馬祖,天氣冷

我在馬祖,天氣冷

雖然學長跟我說到夏天會熱死,不過現在還是冷的要命。目前已經到部隊了,我的單位是萬能工兵連。有沒有看到萬能兩個
字,萬能就是說,身為行政士的我,除了要會辦薪水,工兵該會的我也該會。更重要的是,我後來才發現我們連的全名,前面在加一個"戰鬥"。所以…我昨天
還在擦機槍。嘖….

目前學長對我還不錯,除了我們的志願役中尉排長一直定我,還有我沒有內務櫃,還有我旁邊臭小鬼上兵要我叫他學長,還
有到部三個月內每週晚上都要去唱歌答數,還有我現在還沒有內務櫃,還有我七or八月要下基地(我還是化學消除班班長),還有在馬祖絕對要喝礦泉水,還
有…我還漫想罵人的。

就忍耐吧,學長跟我說,來這就是不要問為什麼,不要問為什麼,不要跟別人不同…

我突然覺得,我當初預官考試再多個十幾分,人生命運是不是就不同了。

…我在馬祖,天氣冷。

下一次更新,可能又要一段時間了。我會好好照顧自己,也請大家保重自己。

張貼在 生活 | 2 則迴響